GeoWHY 人生苦短,爱生活,爱唧哦歪

2016-06-22

By Asiapan Talks

谁都不要答应送谁一座玫瑰园(董桥)

董桥旧文,至今仍是我读来最有感觉的一篇文章。

  一

  那年在阿姆斯特丹度假的时候收到她的信知道她很不开心。”…very unhappy…”她说她想不到寒假会是这个样子。整个牛津突然静得非常静。她丈夫在伦敦租了个小房间,天天泡在大英博物馆图书馆里翻查古埃及资料。她在牛津一个人守着那幢小砖房子和后院的花园菜园。”天冷得厉害,”她信上说:”园里那些果树都成了骷髅。那株苹果树很像吊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赤裸、嶙峋、没有精液没有血。”她说物理系的斯诺偶然背着妻子跑来看她。斯诺很怕冷,她说。火炉烧得通红他还不敢脱掉大衣。”…happiness was butthe occasional episode In a general drama of pain…”她说。其实不是她想出来的话;是汤姆斯·哈代说的。她信上还说:”你记不记得那天下午在彻灵克劳斯车站咖啡厅里你跟我说的那些话?”……

  ”谁都没错。从开始到结束,谁都没错。”

  ”为什么?”

  ”两个人还没有住在一起的时候一定相信两个人住在一起必然幸福快乐。两个人住在一起之后一定相信如果两个人不住在一起必然会像不住在一起的时候那样永远幸福快乐。”

  ”事情真的那么简单吗?”

  ”事情真的那么复杂吗?”

  ”看你怎么想,怎么说。”

  ”不想不容易。不说,总可以吧。”

  那时候她不像现在那样不开心。丈夫是有点成就的人类学家;五十多了。夫妇俩早就不在一个睡房里睡。她的斯诺比她年轻六七岁。其实不是她的;是人家的斯诺。偶然骗骗自己说是自己的。她那个时候说她相当满足。”…It’s a bliss,I call it…”她的头发又亮又柔又长。她的嘴唇老想吻人家。她的怀抱老想抱人家。她是一人非常快乐非常快乐的女人。那是那天下午在彻灵克劳斯车站咖啡厅里的她。”你记不记得?”她信上说。”那个时候你劝我读哈代的小说。我去年暑假一口气读了哈代的五本小说。可是现在我读依夫林·瓦欧的Brideshead Revisited…我想我很需要宗教。我需要一个没有精液没有血的赤裸裸的男人抱着我。”她信上说:”瓦欧是最忍得住情的一位作家。…there was no solitude and there was solitude everywhere”…她信上说。

  二

  依夫林·瓦欧的《故园风雨后》在英国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最近在香港上映。《故园风雨后》是香港电视台给译的;林以亮则把它译成《兴仁岭重临记》,的确比较接近瓦欧的旨趣。瓦欧到底是”最忍得住情的一位作家”;”故园”的”故”字显得情不自禁;居然用到”风雨后”,未免滥情!

  瓦欧是不滥情的。小说里的查尔斯跟茱莉亚在邮船上遇到大风浪,查尔斯背着妻子到茱莉亚房里:

  ”……瞬间,她的唇贴在我耳边,海风中她呼气很暖;我没说什么,茱莉亚却说:’好,就现在。’船恢复平稳,开进一小段比较平静的海,茱莉亚带我走下船舱。

  此时没有舒造的情趣可言;情趣迟早会有,到时还有燕子还有菩提花。现在在汹涌的海上只有一桩正经事要办,没有别的了。

  她下身的狭窄私有地,转让手续仿佛已经立契生效了。我第一次进去霸占这块将来尽可慢慢消受、慢慢发展的地产。

  那天晚上,我们在船上高层饭厅里用饭,看到弓窗外星星全出来了,满天都是;我记得我在牛津也见过高楼外和三角屋顶上空满天星星的景象。……”

  瓦欧不让查尔斯尽兴;”慢慢”是闲情。闲情可有可无,像爱情。在最浪漫的时刻还是应该务实:”立契生效”是一回事:”呼气很暖”是一回事,但是两者并不是两回事。”满天星星”是牛津,不是温存后的海上的星空。世界上比爱情更浪漫更实际的事情太多了。”好,就现在。”只是”一小段比较平静的海”。风浪并没有因为茱莉亚这一句话而消亡。风浪还会来。”情趣”虽然迟早会来,也只是没法肯定兑现的支票,像来了又去的燕子,开了又谢的菩提花!电视连续剧把这段小说拍成抵死缠绵的镜头,香港电检处把它剪掉了。

  三

  ”满天星星”是牛津,不是爱情。今年入冬最冷的那天早上,她坐飞机来到香港。她说她此行主要是到东南亚几个发展中国家搜集资料,准备写一部发展中国家妇女地位问题的专著。她说她丈夫去年去世了;斯诺带着妻子儿女应聘到美国一家大学去教书,今后大半不回牛津了。

  ”人生都成了小说,不是吗?”

  ”应该说小说是人生。”

  ”斯诺临走对我说:’I didn’t promise you a rose garden.’我说谁答应过?我现在不是挺开心吗?”她说着抬头看看香港的天。天上一片阳光,没有星星,因为是早上。


2016-06-21

By 【假如我是真的】

一天

这一天从一个叫“万全”的小镇开始。小镇旅馆前台的水培植物。

路过熏鸡之乡卓资县,出了收费站之后的场景,好像混进去了一家汽修。

按图索骥来了百年老字号,李珍熏鸡。等了一会,鸡来了。

好不容易挤进队伍。有的人一买8只,于是没有买到,又等了一波。

先去了黄花沟景区,难以驾驭推销的架势。决定转头驶往草原里的小路,去找泡子。
误打误撞,进了“99泉草原酒店部落牧场”。酒店就在“白尖海子”旁


一只死去了的小羊。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9A0u/Djdu8.jpg
蒙古包是这样建成的。仔细搜了搜关于它的资料,比想象中要考究与复杂得许多。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eyBP/k0I1U.jpg
这是个涉外酒店,有几个洋熊孩子。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eVDj/ltbbF.jpg
天气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有雷暴。我们决定住下。
象征着草原开始退化的狼毒花。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brvM/3eY3t.jpg
吃奶的小羊羔。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aOix/13yMog.jpg
冰雹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D88mB4U/XOf41.jpg
有了阳光之后,一起都变得更富有生机。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gafX/13f9Zb.jpg
围着“白尖海子”跑了一圈,大概是1公里多。远远隔着湖水跑,依然一踩就是水坑,鞋湿透了。湖边的建筑是码头,这说明湖面曾经是很宽的;旁边的蒙古包里满地羊屎,有一个残存的吧台,这以前这里可能是个酒吧。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eHiL/159y49.jpg
是的,我买了个无人机航拍。然而我还没有学会,只会一手抱着说明书一手拍照。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eO4b/G0yE8.jpg
夏威夷式火山群与风车。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CPoe6hR/IHgJ0.jpg
云海



粉红色云海




日落



烟花











从对岸看湖边的码头和酒吧。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D891V1H/hKYKs.jpg


2016-06-21

By 【假如我是真的】

爬山囧事(一)

常常在爬山时听到许多有趣的小故事。
比如说嘚瑟系鞋带技术之后被拍在地上


比如说不得不抛弃第三节速干裤腿的原因。


比如说一瞬间的英雄主义与不经意间的走神。


更多的情况是,明知道要丢给领队,有时候会不自觉地丢到反方向的悬崖下…

文中情节纯属道听途说,如有雷同,欢迎对号入座。
素材提供:Laura.

有好玩的故事就留言分享吧!


2016-05-16

By 【假如我是真的】

尴尬

因为腿伤,基本走了下来,真是尴尬的故事。













在前期训练时,就发现膝盖会疼。我没在意,仅归因为娇气,暗暗以为一旦在赛道上跑了起来,一切不适都会消失的……
想象总是背叛生活。
没有以前那种在山路上有弹性地跑起来、在山坡上健步如飞、在下坡道上一骑绝尘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说的疼痛,让我不得不转移精神去想一些别的东西。
也感受到了许多人跟我一样难受。意外和难以避免的伤痛,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然而我却并不执着于拼尽全力赶时间。
这样的活动有何乐趣?从头到尾,我都想退赛,又非常好奇如果硬起头皮坚持下来会怎样。

在最后几公里的防火道上,朋友骑着折叠车陪着我走。
不断有路过的选手表示“啊!车给我骑吧!”,然而转头就是一个大坡,我都不相信他们能有实力骑上去,虽然我的折叠车的确是为了爬坡改装的。
把这个当成笑话一边讨论一边走。但,我这次尴尬的经历,又何尝不是一种对于技术的谬判呢?


2016-05-11

By Asiapan Talks

闽清周末行记

喜欢豆瓣上看到的这句话——你和春天还差一个旅行。万物复苏的春天,雨水淋漓,眼看花朵次第开放、姹紫嫣红,树木的枝头上叶子由无到有、颜色由暗沉转翠绿,生命的气息浓厚地弥补在空气中,让人心旷神怡,顿觉自己也获得了新生。事实上已经算夏天了,日历显示,5月5日(农历三月廿九)已是立夏,而且气温早破了30度,短衫薄裤已上身。赶着这么一个春末夏初,上个周末终于短途成行,安排了一趟福州郊县游。

闽清县,是福建省会福州市所辖5区8县之一,别称梅,位于福州西北部,闽江下游,距福州约50公里,车程1个小时即可到达县城。此行安排往闽清,并未特别做旅游攻略,简单的三个因素促成:一、有友人上周刚到闽清大明谷温泉游玩;二、尚未到闽清玩过;三、想离开市区透透气。

首站前往大明谷温泉,也是这一趟出游的主要目的地。到闽清城关只需1个小时,但到大明谷温泉则不止,行程达90公里,且有一半路程为蜿蜒山路,全程需时2个小时。幸好现在的国道、省道都修得不错,加之这两年自己在山区锻炼,对山路的九曲十八弯早已适应,驾车的过程还算顺利,且自驾无需严格规定时间,一家人说说笑笑,不疾不徐从容前行,享受的更多是去往远方的过程。前一两个月,自己曾因公随团到闽清参观调研,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沿途经过的地方感觉都很干净,随地乱扔的垃圾杂物不多见,尤其与我正在挂职锻炼的地方一对比,感觉更是明显。这趟过来,再次留意,仍然觉得卫生保持不错。现如今,各地都在争创美丽乡村,但如果基本的环境卫生都不能保持好,不管先天条件多优越,人造景观多美丽,给人的感觉肯定不会好,反之,一些没有争取到过多经费投入开发的乡村,如果能够把环境卫生整治清楚,一个个看过去给人的印象就很舒服。一路沿着闽江前行,必经的一站是水口电站。远远就望见大坝中间几个闸口奔腾而下的银白江水,水汽蒸腾,气势雄浑,一车老小看得啧啧称奇,车到近处,发现道旁有不少人专门停车观看拍照,忍不住也停了下来,而且被牢牢绑在儿童座椅上的小不点也在哇哇叫个不停,好奇心十足。据资料,水口电站是华东地区最大的水电站,也是福建省第一个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兴建的能源工程,一九九三年建成,大坝全长870米、高101米,总装机140万千瓦,坝身有12道溢洪闸门,闸门22米高、15米宽,当年在全国百万千瓦水电站质量评比中名列前茅,达到国际水平,被誉为国家“七五”期间水电项目的“五朵金花”之首,主要向华东电网和福建电网供电。如今一看,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水口电站

水口电站

大明谷温泉位于闽清县桔林乡汤兜村,在闽清北部与宁德古田县交界。临近中午从福州出发,到达大明谷温泉已是午后2点。一路过来,印象是地理位置偏远,沿路缺少指引,顾客稀少,冷冷清清。温泉村大门口有一块很大的泥土空地作为停车场,竟然只停了1辆车,不禁心里嘀咕,决定先了解一下情况再作打算。与售票兼门卫的老头商量了一下,暂不买票,先进去看看环境。一路静寂无人,进去后沿路经过几栋建筑分别是月亮楼(餐饮)、服务中心(泡温泉)、太阳楼(住宿)。先到太阳楼看了一下住宿条件,湿气较重,只看到一个老人在值班,周末房价288元;回到服务中心咨询,总算碰到几个客人穿浴衣准备出门去泡温泉,消除了一点诡异感,看了看设施都比较陈旧,关键我们还没有吃午饭,问哪里能吃饭,说是过了五一已经是淡季,平常客人少,吃饭都要提前预定才有,现在只能去附近乡村找吃的。这一找,往回开了七八公里才找到一处相对有点人气、有路边小餐馆吃饭的集镇。边填饱肚子边商量,决定既然来了还是按原计划泡温泉,但过夜就免了,到县城住宿。

大明谷温泉

大明谷温泉

人少有人少的好处,池子可以随便挑尽情泡。温泉区的设施也是明显陈旧,有的池子顶棚破损,有些没有蓄水,还有一些健身器材、娱乐设施都荒废在一旁,罩上了不少灰尘,虽然门票80元不算太贵,但这样的性价比还是太低了好不好?!总算仍然有一些池子能用,水看起来也还算清澈,问了温泉区仅有的一两个中年服务员,据说每天都有坚持换水。温泉属于硫化氢泉,温度最高可达65℃。试了几个池子,水温不错,泡在其中,汗水渐渐逼出。边上不远就是闽江,放眼望去可见水面,多云的阴天,江风习习,也挺舒服的,虽然不如预期的好,总算也没白跑一趟,特别是没多少其他客人,小不点可肆意地乱跑乱泡,玩的还挺开心的。

近期天气湿热,温泉村里植物多蚊虫也多,我和小不点被咬的难受,泡了两三个小时赶紧走人,驱车1小时到闽清县城,入住启源大酒店。本想闲逛县城吃小吃,不想下起雨来,晚饭草草对付,决定早点休息,第二天再出发。况且,手机上网搜了搜,闽清城关貌似也没什么地方值得一逛。

第二日,决定来一次古民居之旅,参观坂东镇古民居“三宝”——宏琳厝、四乐轩、岐庐。宏琳厝号称全国最大单栋建筑古民居,占地面积17832平方米,由药材商人黄祖嘉(1755-1815)始建于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并由其子宏琳建成于1823年,前后历时28年。位于坂东镇新壶村,距闽清县城25公里,导航能搜到,但是导到临近的大马路边就结束了,愣是没有看到什么明显的指示牌,只好慢点开边开边找,总算在一个入村道口看到了竖立的石碑,沿着弯弯绕绕的村道进去终于找到。建筑前是一个开阔的大广场,但是一看建筑本身就失去了兴趣,除了大一点,没感觉到什么特别,不过口号很大,正门两侧宣传标语“皇宫当游紫禁城,民居应览宏琳厝”。门前站了一些其他游客,似乎也都没有进去,就在门口观望谈论,最后干脆去了广场远处的大树底下乘凉。了解了一下,门票要50元,据说到里面还要收好几道门票,实在坑人,最终我们还是没进去,倒是在门前的广场闲逛了好一会儿,小不点玩健身器材更开心。

全国最大单栋古民居——宏琳厝

全国最大单栋古民居——宏琳厝

全国最大单栋古民居——宏琳厝

全国最大单栋古民居——宏琳厝

宏琳厝广场儿童乐园

宏琳厝广场儿童乐园

四乐轩古民居距离宏琳厝不远,始建于清代乾隆十九年(1754年),占地面积2.45万平方米,比宏琳厝大,是著名的乔家大院(面积为1.06万平方米)的两倍多,号称全国最大的古民居。全厝分为四进,共有大小厅堂42个,住房793间,据说当地曾有民谣传唱:“四乐厝、四乐厝,鸟儿飞不过”,说是鸟儿不能一口气飞越的大建筑群。建筑里还有人家住,入口内侧有一张简易桌子的售票处,我们到的时候没人在,也就径直走进去了,绕过迎面壁,就看到四进主屋前后正对的大门、屏门、后厅门共13道,呈一条直线依次洞开,一眼即可看到底,给人绵延幽深的感觉,印象非常深刻。外面气温高热,内部凉意习习,非常舒服。有个大人正在屋内带着婴儿转圈学步,搭配这么大的老房子,岁月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过去。

四乐轩古民居——全国最大古民居

四乐轩古民居——全国最大古民居

四乐轩古民居——13道门直线洞开

四乐轩古民居——13道门直线洞开

据记载,四乐轩最初的建造者叫刘士杰,兄弟七人中最小,自幼过继给姑母,因姑母家境贫寒,无力上学,很小就在山上放牛,后被兄长要回,才得以上学。刘士杰聪明勤学,乾隆十二年(1747年)中了贡生。七个兄弟各自成家立业时,刘士杰与守寡的六嫂合建新厝,这便是现存四乐轩的第四落。新房竣工之日,闽清知县前来祝贺,称赞这座建筑“后,五台两山,前有留形亲双峰朝照,明堂广阔,乃百万富贵之庄”。刘士杰颇有远见,出人意料地购买了大片河滩,不少人都说他把银子抛给洪水,而他却在河滩上围垦造田,并设立书斋,聘请名师为家族子孙授课,凡能读书上进的子孙费用就由此田的收益支付,这片田地被后人称为“书灯田”,此举使四乐轩这座豪宅的后人读书重教蔚然成风,仅清朝就出了35名举人,21名贡生,46名秀才,民国以来出了232名大学生以及博士生。

岐庐位于坂东镇溪峰村,与宏琳厝、四乐轩并称为坂东镇古民居的“三宝”。这个地方不太好找,导航搜不到,找到溪峰村后,不小心开到一座祠堂那边,里面正在大宴宾客,寻找停车位的时候,村民还以为我们是到祠堂赴宴。沿路问了村民岐庐在哪,竟然不知道,不懂是不是刚好被问的人不了解,还是名声在本地反而如此不显。驾车在村里绕来绕去,总算让我们自己找到,就在距离村口不远的地方,一个游客都没有。看来,虽然号称“三宝”之一,本地政府和旅游部门对这里的重视还是不咋的。据记载,岐庐动工于清咸丰三年(1853年),完工于咸丰八年(1858年),建造者是清代道光乙未科(1835年)进士张鸣岐,张考中进士后,经福州老乡林则徐、沈葆祯翁婿推荐,前往江西省担任多个地方的知县,最后官至九江知府。他利用朝廷赠予的俸银在家乡建造起岐庐古堡,占地面积10亩,寨宽75.4米,深59米,寨墙基础取巨石垒砌,设三扇寨门,三重门厚各10公分,寨内有齐备的粮食加工工具,集吃、住、玩于一体。岐庐建成后,附近土匪曾先后20多次上门攻打,意图劫财,均未被攻克。因此,过去附近村民遇有战况和匪患时,大都躲到岐庐,防御自卫。

岐庐大门开着,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没有人,天井很大,虽然古旧但并不脏乱,应该日常有人打扫。根据墙上的牌匾和字迹,能看出家族延续的痕迹。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岐庐古寨堡

古堡门口就是广袤农田,周边有小溪流淌,田地里有人种植了芋头、包菜等,绿意盎然,生机勃勃。伫立岸头,身后是一个旧时代的痕迹,眼前是依然流传的农耕传统,自己也恍如置身于远去的时光中。


← Before After →